離:破碎
        王海本年40多歲,兒子剛上大學(xué)不久,來(lái)斷定那天,父子倆相對無(wú)言。

  “你讓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,很合作,但不說(shuō)話(huà)。”張丹妍還記得那個(gè)孩子,身上帶著(zhù)不屬于他這個(gè)年紀的沉默,“這么大的孩子,他必定知道這是來(lái)干嘛的,你也不能拿出哄小孩的那一套來(lái)對待他。”

  近20年的時(shí)間里,這是壓在王海心里的一塊心病。如今兒子現已十八歲了,王海覺(jué)得成年的男人應該要學(xué)會(huì )面對一些事實(shí),所以他帶著(zhù)兒子來(lái)到了親子鑒定所。

  經(jīng)斷定,孩子不是親生的。

  多年猜疑成真,王海在親子鑒定接待室里愣了良久,他對著(zhù)成果讀了一遍,又找張丹妍解說(shuō)了一遍,一向盯著(zhù)那張紙。

  “你說(shuō)養親和血緣關(guān)系誰(shuí)更重要,除了離婚,我還能怎么做?”他自己提了問(wèn),卻又找不到任何的答案。

  作為作業(yè)斷定人,張丹妍尊重每一個(gè)科學(xué)的結論。她遇到過(guò)歇斯底里的委托人,也有暴力威脅要求她改成果的,但這些從來(lái)都無(wú)法不堅定她心里作為一個(gè)斷定人的作業(yè)道德規范。然而作為一位母親,張丹妍看著(zhù)那些孩子深陷在這場(chǎng)拉鋸戰里,時(shí)不時(shí)會(huì )感覺(jué)到痛心。

  父母的差錯、離婚的成果,最后卻讓無(wú)辜的孩子來(lái)背負。“出于對孩子健康發(fā)展的考慮,斷定所主張前來(lái)斷守時(shí)應慎重考慮并要有心理準備。”張丹妍說(shuō)。

  相似的場(chǎng)景,好像再三地輪回。

  張丹妍也曾接待過(guò)一對父女,出國作業(yè)多年并已定居的女兒,在母親逝世后,希望將年邁的父親帶去國外一同生活。由于父女倆戶(hù)籍并不在一個(gè)戶(hù)口本上,所以前來(lái)處理親子鑒定以證明親生關(guān)系,但畢竟成果卻閃現父女二人并無(wú)親生血緣關(guān)系。那一天,父女倆難以置信的神情,讓張丹妍記了良久。

  這份小小的斷定意見(jiàn)書(shū),有可能讓一個(gè)家庭土崩瓦解,將從前看似夸姣的東西撕裂得粉碎。張丹妍有些無(wú)法,也帶著(zhù)悵惘,但能做的依舊是出具一份份科學(xué)的斷定意見(jiàn)書(shū),由于被欺詐的人,有權知道本相。

  有時(shí)候,一紙斷定書(shū),會(huì )直接導致夫妻離婚,而其中最受傷的,仍是那些孩子。

合:團圓

  “誰(shuí)說(shuō)親子鑒定就只能分裂家庭,也有不少靠這個(gè)一家團圓了呢。”今年是判定人李新生在司法判定所作業(yè)的第19個(gè)年初。他總愛(ài)穿著(zhù)一身白大褂,笑盈盈地和身邊人說(shuō)著(zhù)話(huà)。

  李新生還記得,有這樣一起判定:20年前由于一些不得已的原因,劉宇配偶將兒子寄養在遠房親戚家。誰(shuí)料幾年后親戚舉家搬遷,從此便失去了兒子的消息。十幾年來(lái),劉宇配偶四處尋找兒子的行跡,但都無(wú)果而歸。

  直到前段時(shí)間,總算得到了遠房親戚的具體位置,劉宇配偶敏捷前往想要認回兒子。但對方矢口否認,說(shuō)孩子便是他們親生的,一番爭執后,最終五人協(xié)商前來(lái)做了親子鑒定。

  判定的結果,孩子確為劉宇配偶的親生兒子??刹赣嗄?,孩子也無(wú)法輕易舍棄養父母的恩惠,通過(guò)協(xié)商,劉宇配偶決定與雙方一起撫養孩子,而孩子也將收成兩份來(lái)自不同家庭的親情。

  作為從事親子鑒定工作最早的一批人,李新生從業(yè)這些年里,判定的案例有數千例。這其間,他最常聽(tīng)到的話(huà)便是,“這孩子是我的么?”答案不同,有人歡喜有人憂(yōu)。

  有時(shí)候,人世間的相遇,由于這一紙判定變成久別重逢。

  在這些懷著(zhù)不同心思的委托人里,有著(zhù)各種千奇百怪的委托理由。但那些撲朔迷離的情感糾葛,并不是一紙判定意見(jiàn)書(shū)能理得清的。親子鑒定技能本身并沒(méi)有對錯,對錯的始終是人性的品德底線(xiàn),而親子鑒定司法判定人,堅守著(zhù)這道工作底線(xiàn),才讓謎底終有揭曉的一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