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紅在11月22號凌晨零點(diǎn)54分產(chǎn)下嬰兒。有一名叫黃珍珍的女護士告知孩子父親生下的是男嬰,中間過(guò)了七個(gè)小時(shí),洗澡回來(lái)后男嬰竟然變成了女?huà)?。這讓嬰兒家屬一下子難以接受,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最后查明,是女護士黃珍珍以為醫護人員的交流對話(huà)中提到的男娃就是徐女士的嬰兒。其實(shí)不是,由于緊張沒(méi)有及時(shí)查看嬰兒性別,聽(tīng)到有人說(shuō)男娃就誤以為剛生下的嬰兒是男的。因此隨后告知嬰兒家屬是男的,直到孩子洗澡回來(lái)才發(fā)現錯了。

該院護士長(cháng)了解清楚后給嬰兒父親道了歉,并提出相關(guān)賠償,主要是對醫療費用的減免。但是孩子家屬不接受這一處理,他們認為關(guān)鍵的問(wèn)題在于嬰兒是不是親生的,而不是嬰兒是男是女。最后雙方達成協(xié)議,由醫院出資進(jìn)行孩子的DNA親子鑒定。如果不是親生的,那這事就大了。警方將會(huì )介入,將此列為刑事案件。而如果是親生的,則皆大歡喜,對于孩子家人和醫院方面都是好消息。

此次鑒定費用全部由該院負責,是兩千四百元。11月24號委托鑒定中心進(jìn)行鑒定,在12月3號孩子父親和該院一名工作人員查看結果。這期間,孩子家人其實(shí)承受著(zhù)巨大的壓力。本來(lái)妻子生下孩子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,是男是女他都喜歡??蓻](méi)想到搞出這樣的烏龍,孩子是不是親生一下子成了兩夫妻之間的一道橫溝。不管是孩子的父親,還是母親,都希望孩子查出來(lái)是親生的。一旦不是親生的,對他們的打擊是致命的。工作人員告知孩子父親是親生的,鑒定結果顯示徐紅就是孩子的生物學(xué)母親。結果出爐,一切都是誤會(huì )。孩子父親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,而遠在家中坐月子的徐紅知道此事一定也會(huì )很開(kāi)心的。